手机版  全本356bet体育在线官_356bet电子游艺_356bet扑克  排行榜

第四十五章:不得不战,阳谋对阳谋

第四十五章:不得不战,阳谋对阳谋

阴馆。 23US.COM更新最快王家,大厅。

家主王雄正端坐在大厅主位,认真听着站在下面的二弟王世充的汇报,单雄信,王仁则,还有王家和另外四大家族的所有核心成员都场。

王家这些年综合实力扩充了数倍,按理说没必要冒着抄家灭族的风险进行叛乱,但世家可无财,不可无权。

王雄只要一想到家族的权利是在他的手上被秦温夺走就万分的不甘心,所以他誓要重新夺回原本属于王家的权利。

投靠匈奴虽有可能会背上骂名,但只要计划成功,谁又知道这事是王家干的?一旦成功王家就会再次成为雁门的无冕之王,王雄忍不住这样的诱惑。

只是王雄没有想到原本万无一失的计划,最终还是失败了,就连儿子王辉也死在了雁门关,罪魁祸首就是秦昊。

儿子的死,再加上家族之仇,这让王雄对秦温父子更加的痛恨,恨不得食其肉饮泣其血。

事情败露后,王雄只能拉着王家一条道走黑了,不然等到秦温回军之时,等待王家的必然是灭族,所以他决定先下手为强。

原本王雄只是想领兵直接从后方攻击,与匈奴两面夹击雁门关,破关后引匈奴入雁门,但二弟王世充的一番话却彻底打消了他的想法。

既然有机会割据雁门,那又何必投靠异族徒背骂名呢?若是真的能拿下雁门,到时我王家称雄一方,乱世之中说不定还能更进一步。

王世充所描绘的种种美好,将王雄心中的野心逐渐唤醒,诸侯的诱惑不是一般人可以抵挡的,王雄自然也不例外。

王世充的计划乃是阳谋,就算雁门军和匈奴明知是计也不得不跳进去,但风险也一样大。

王家想在雁门军和匈奴夹缝中求生存,鹬蚌相争渔翁得利,不过这个渔翁同样也不是那么好当,因为这么做已经是将两家都得罪死了,而这平衡一旦掌握不好,到时无论是雁门军还是匈奴都不会放过王家。

而洞悉王世充意图的秦昊会让王世充如意吗?

答案自然是,肯定不会!

望着手中的情报,王世充眉头紧皱,略带不安的说道:“大哥,我们虽利用黄巾的名头扩充实力了许多,但东方胜那个女人也在利用我们,如今她手上已经掌握了不下五千之众,再这样下去恐怕会形成尾大甩不掉之势,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王雄闻言,略作沉思后哈哈一笑,不屑道:“二弟多虑了,东方胜再厉害也不过是一个女人罢了,虽已掌握了不下于五千人马,但我们手上也有两万大军,足足是她的四倍。而且她那五千人马所用兵器粮草皆由我王家提供,粮草就是命脉,东方胜连命脉都握在我们的手里,难道还能翻天不成?”

“此女是张角的义女,张角可不是我王家得罪的起的,所以此女暂时不可轻动,现在她还有利用价值,待其没有利用价值后,再‘送’其离开雁门吧,到时她手下的兵马不还是我王家的吗!”王雄自以为是的说道,就仿佛一切真的都在他的掌控当中一样。

王世充闻言虽感觉不对劲,但也无话反驳,大哥所言明面上确实也没错,但王世充总感觉大哥把一切都想的太简单了,他的直觉告诉自己,东方胜那个女人绝对没有那么简单。

“希望如此吧。”王世充叹了口气,转而又忧心忡忡的说道:“大哥,不能在扩军了,凭我五家的财力供养两万大军已是极限,在扩军真的要撑不下去了。”

王雄闻言揉揉脑袋,无奈的说道:“那就先停止扩军,待拿下雁门在行扩军之事。”

雁门军有秦家的财力在背后支持,再加上四年潜心发展也只有4万之众,而王家等五家绑一起也不及秦家一半,按照雁门军的待遇来招兵的话,两万已是极限,再多王家是真养不起啊。

王雄本以为此次征兵能征到一万人就心满意足,毕竟雁门在秦温的治理下人民安居乐业,不愁温饱,所以又怎么会跟着王家造反呢?

王家想要的是割据雁门,就必须得到雁门百姓的支持,所以自然也不敢强拉壮丁,只能以利诱之,而雁门百姓虽大多淳朴,但也有奸滑之徒,再怎么支持秦温也不会和钱过不去的。

王家用和雁门军一样的高福利,但却行低标准来招兵,王雄认为一万人还是能招到的,到时再加上原有的五千家兵,防御阴馆足矣。

可是他怎么也没想到黄巾,或者说张角之女东方胜的名号居然这么好用,响应者不但达到两万,而且依然在增长,这让王雄痛苦与快乐并存。笔趣文∞学∞wWW.bIQUwx.CoM

家族底蕴不足,如之奈何?

王雄只能在心中暗骂秦温干嘛对那帮贱民这么好,军饷和朝廷一样不就行了吗,待遇定这么高,逼得王家不得不按照雁门军的标准来,不然哪有人来啊!

刚刚将大小诸事都解决完了之后,之见一个士兵急匆匆的上前报告道:“启禀家主,秦温之子秦昊领军三千,前来挑战。”

王雄闻言立马站了起来,眼中充满仇恨,冷笑着说道:“秦昊?老夫没去找他的麻烦,这小子倒主动送上门来了,三千兵马,呵呵,辉儿,今日为父定砍下秦昊的狗头,来为你报仇。”

“传我命令,全军出城迎敌,不杀秦昊誓不罢休!”

“诺!”厅下众将纷纷怒吼道。

“大哥且慢。”王世充一眼就看出这事里有蹊跷,于是立马上前劝道:“秦昊非无谋之人,此次仅率三千兵马前来,恐有诈呀,而且雁门军精锐,正面作战恐损失过大呀。”

“哼,秦昊少年成名,此次更挫败匈奴,正值如日中天之时,定狂妄自大,不将旁人看在眼里,秦昊小儿以为三千精锐就能击败我两万军,他以为他是霸王呀?此番定要让秦昊因他的狂妄,付出血的代价。”王雄冷哼道。

王世充见大哥因对秦昊仇恨极深而固执己言,于是话音一转,从旁路继续劝道:“大哥,你怎么就不明白呢,雁门诸将谁都能死,但唯独秦昊不能死啊。秦昊乃是秦温独子,一旦杀了秦昊,代郡的秦温定会回师雁门,到时凭借这新征的两万大军是绝对挡不住秦温的,所以大哥三思啊!”

王雄一听也知道了事情的轻重,弟弟所言不虚,秦温对秦昊的疼爱乃是天下皆知,真杀了秦昊秦温绝对发疯,到时家族说不定真的就给秦昊陪葬了。算了,先放过这小儿,待拿下雁门后,在收拾也不迟。

王雄深吸一口气,强压下心中的仇恨,淡淡道:“二弟所言有理,秦昊可以不杀,但这三千兵马却是不能放过。”

“大哥……”

王世充一听顿时大急,他之所以这么说只是为了借秦温的势,来阻止王雄出兵,可是大哥既然想通了这个道理,却依然坚持出兵,他虽不明白,但也绝不能看着大哥往坑里跳。不过王世充哈话还没有说完就被王雄抬手制止。

“二弟你可知我王家如今已是不得不战?”

王世充有些不明白大哥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了,自己这一方明明坐拥坚城,进可攻退可守怎么会不得不战呢?

“二弟,若是想拿下雁门,就必须让雁门和匈奴相互对拼,可是我军如今却如同一根刺一样扎在雁门军的后方,不把我王家这根刺给拔了,雁门军哪敢全力对抗匈奴?”

“想要让雁门军安心对付匈奴,不主动攻击其他县城只是第一点,还有一点则是要把雁门军给打疼了,让其知道我王家的厉害,野战尚且拿不下我王家,又更何况守城战呢?”

“到时雁门军就算不想,也只能集中力量先去对付匈奴。所以这一战我王家必须也只能出战,二弟你就不必多言了。传令东方胜,这一战她来打头阵。”

王世充闻言顿时愣住了,转而也想通了事情的关键,自己行的是阳谋,让对方明知是计也不得不跳进去,但秦昊行的又何尝不是阳谋,自己明知是计,也必须跳进去。

秦昊此举就好比是在告诉王世充,要想让我乖乖的配合你去对付匈奴,那你就得先乖乖配合我,而怎么配合呢?正面打赢了我再说吧!

制定游戏规则,首先就得遵守游戏规则,而王世充不经过秦昊的同意善自制定规则,秦昊又怎会让他好受,这个苦果王世充还背不了,还得王家以及五大世家来一起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