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全本356bet体育在线官_356bet电子游艺_356bet扑克  排行榜
采盈站到了最前面,也没忘了叮嘱两人,“说好的啊,你们都不许动手,让本宫来!”

周舒笑笑不说话。

不多时,一队魔族飞了过来。

大多数魔族都不擅飞行,但在这魔渊里却不同,几乎所有魔族都能飞得很自如。

到处都是沉积的魔气,对他们来说,在这里飞和在平地上奔跑没有区别。

采盈怒视着他们,“这就是魔族的巡逻队吧,说不定就是他们抓的青雀,本宫一个也不放过!”

眼见着那些魔族越来越近,离着三人不过数里。

可他们却像完全没看到一样,径直从几人身侧飞走。

采盈都愣了下,“嗯,怎么回事,那些魔族都是瞎子吗?”

她看着微笑的周舒,却是意识到了什么,“周,是不是你在捣鬼?”

周舒自是点头,他早就用魔器掩盖了几人的气息,“暂时没必要打草惊蛇,在魔渊里面,魔族传递信息的速度非常快,你这边抓了杀了魔族,保证很快就会有一大堆魔族过来。”

采盈看边雪,“真的么,小雪?”

边雪轻轻点头,“这里离依弗界不远,魔渊里又都是魔气,稍微有点异动,界里的魔族守卫就能感知到。”

“是不是又是那玉简里面写的?”

采盈瞪向周舒,“你不早说,故意让本宫出丑啊,都准备好了,再说我们也不能光看着吧,好不容易有魔族过来,总该抓一个过来问问依弗界的情况吧?”

周舒笑笑,“别急,等会有一个落单的过来。”

“真的么?”

采盈睁大眼睛看了一会,“哪有人啊……本宫知道了!”她有点不满的看周舒,“你让我们不用神识和剑意,自己却偷偷的看,真是赖皮。”

“等你有了偷偷看的本事,我也不拦你。”

周舒一抬手,一张玉简落到采盈手中,声音好像有点冷,“宫主大人,你好好看玉简,要是等会还不明白魔渊是什么,我下次就不带你出来了。”

“我……本宫看就是了,哼。”

采盈撇了撇嘴,拿起玉简看起来,只不时偷看周舒一眼,带点抱怨。

边雪小声道,“舒师兄,你生气也不用这样训她,采盈还是很用功的,她练剑比谁都刻苦,玉简她本来也不喜欢看,再说有我们在,说说就是了。”

周舒摇头笑笑,“我没生气,她也没事。”

他了解采盈,采盈这些看起来是缺点的部分,贪玩任性等等,只有在他面前才会展现出来。

当初她一个人待在炼妖界,从炼气境修行到真仙,百年过去了,谁都没听到她抱怨苦和累,要知道,当时周舒和壶老特意布置出来的种种灾厄,换了周舒自己都很难过去,而采盈只是一个初生为人的修行者。

她的认真刻苦,绝对不会比任何人差,而在关键时刻,也是周舒最靠得住的帮手。

都不用举什么例子,因为每次她都是一样,一出现危险,就毫不犹豫的挺身而出,挡在前面。

边雪看看周舒又看看采盈,似是明白了什么,跟着笑了起来,“你们呐。”

过不多时,一个高大的魔族飞了过来。

浑身黑黝黝的,脑袋却铮亮,即便在灰雾里面也在发光,很难不看到。

显然他也没看到周舒等人,大摇大摆的从几人身边走过,只走着走着,眼前忽然一花,身体控制不住的往下坠落,好像掉进了什么陷阱。

回过神来时,面前站着一个比他还高大的魔族,手里拿着一把黑色长戟。

长戟顶端冒出黑龙一样的魔气,层层缠绕在那魔族身上,使其显得格外威武,或说诡异,——对魔族来说是威武,对修行者来说是诡异。

这持戟的魔族就是周舒。

确切的说,是周舒用魔兵幻化出来的魔族,加以掩饰后,和真实的魔族几乎没有区别。

光头魔族犹豫了一下,“你是……”

只一句话,周舒就辨别出了他用的语言,立时厉声道,“狼相魔尊座下,周舒大魔君!”

光头魔族滞了下,连忙蹲下行礼,“见过大魔君大人。”

周舒冷冷的道,“你跑这么快,要去做什么?”

“我?”

魔族茫然道,“我出来得晚了,掉了队,要赶紧追上去。”

周舒瞪着他,眼睛比铜铃还大,很愤怒的样子,“去巡逻?为什么巡逻?”

魔族有些傻了,只知道点头,“是,为了不让修行者进依弗界,哦,还有獬豸族和巫族,都不行。”

周舒大声喝道,“那你们遇到过修行者吗?”

魔族点头又摇头,“这些年我都没有遇到,这里很安全。”≌笔趣文学≌WWW.biqUwx.COM

周舒怒道,“你是傻子吗?其他人呢,我问的不是你一个人!”

“我不知道……”魔族想了好一会,“好像有人遇到过,但我不记得是谁了,也不知道……”

周舒举起了长戟,“那你就去死吧!”

意识到了什么,魔族连忙求饶,“大人等等,我去帮你打听,别杀我!”

周舒没有放下长戟,“你叫什么名字?”

魔族不敢抬头,“我叫大凡,大魔君大人。”

周舒满意的道,“那好,大凡,我给你三天时间去打听!如果打听不到,就带个能打听到的魔族过来,到时你就和平常一样巡逻,一个人的时候我会找到你,要是不敢来,那就死!”

“我知道,一定来,一定来!”

魔族抬起头时,身边却没有一个人,他茫然的看了几眼,快速往回跑去。

采盈都惊呆了,“这样就行了?这么简单就得到消息了?”

“是啊,你以为多难?”

周舒点点头,“对付魔族,不能用心道魂术之类的控制手段,他们根本不怕,但也用不着这些,魔族的头脑大都很简单,直来直去,遇见这种,直接用大魔君来压他就好,我们等消息吧,如果他有用的话。”

“那就好了。”

采盈拍着手,但也有点沮丧,“本宫还打算削掉他两个耳朵三个鼻子,再细细盘问呢……”

“你这个手段是最没用的,这类刑罚,对他们来说什么都不是,这里又没有魔血池……”周舒意识到了什么,不觉摇头,“采盈,你又没仔细看玉简对吧,一些简单的魔族特征都不明白。”

“这就看,本宫这就看。”

采盈吐吐舌头,转过身又不说话了。